首页->随笔—>脏脏谁









脏脏睡

“洗洗睡”是一句日常用语。

但我怎么看这三字都透着些许的无奈。

难道就这么睡了吗?

不成,真要洗洗,也麻烦得很:松开头发、脱光衣服、刷牙、洗脸、洗头发、洗澡、拉干净最后一脬屎、撒干净最后一滴尿……

罗嗦!

上了床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两个人在一起时,肯定要聊聊、腻腻、抚抚、做做……一个人的时候,也许会看看DVD、翻翻书、打打电话……

繁琐!

即使;干净了、做完了,也不一定能睡着。

所以,洗洗睡,瞎掰。

我崇尚的是——脏脏睡!

真要是困到极限,还用洗吗?

冲到床上,把鞋子甩到一边,衣服懒得脱就穿着,倒下闭眼,真TMD舒服!

恍忽中我也许还会唱:“剩最后一杯我们分了喝吧,心都迷糊了,听它轻轻跳一跳就好,梦还剩一个你先做了再说,别等天亮后脸色都那么的遗憾又不好抱怨,灯还剩一盏你要你就点燃,若要堵枪眼我就咬牙上前用胸膛挡给你看,最后剩你一点脾气也没有,最后剩我还想坚持到底……”

在没有床的地方,更可以脏脏睡,有的是脏睡的位置:零乱地办公桌、写字楼里锃亮地高档马桶盖、电影院里的漆黑座椅、车辆里的随便一个座儿、青草地上的太阳下、游泳池边的湿浴巾……鼎损鼎傻了还能坐在电视前的沙发里,流着哈喇子过一夜。

都好!

 1       8    2005
未经作者许可,请勿擅自转载。详情见—作者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