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随笔—>鸭子老爸









鸭子老爸

我有个习惯,就是在晚上10点前,与老爸聊聊天,每天都聊,很土的聊法,要么是通过电话聊、要么是坐在他的床边与老爸面对面地聊。因为老爸在晚10点,准时睡觉,以备明儿一早5点爬起来出去遛早儿。

今天也不例外,我进门就直奔了老爸的卧室。今天晚了点,时间已经是22:10,我看到老爸已经把眼闭上储蓄美梦了,我轻轻叫他:“李老爹呀,睡了没?”

爸:“睡了。”

我:“睡了怎么还说话?”

爸:“你不是来了吗?我就醒了。”

我:“哈哈哈~~~~,咱爷俩开聊啊。”

爸:“聊吧。”他依然是闭着眼睛。

我:“聊啥呢?”我用手拔拉老爸的冬瓜脸,又揪揪他眉毛上的一颗大痦子。

爸:“别动我的痦子。”

我:“咋了?我还想拿剪子把您这颗老痦子剪掉呢。”

爸:“使不得呀。”他终于睁开小耷拉眼。

我:“剪吧,美美容。”

爸:“哪会血流不止的。”

我:“哈哈哈哈~~~~~~跟真的似的。”

爸:“聊,接着聊呀。”

我:“今天聊天的主题是:我给您起个外号吧?”

爸:“成。”

我:“叫什么呢?”

爸:“冬瓜。”

我:“为何叫冬瓜呢?”

爸:“你不是总说我的脑袋像冬瓜吗?”

我:“俗!”

爸:“哪就叫——鸭子吧。”

我:“啊!?哈哈哈哈哈~~~~~~您知道什么是鸭子吗?”

爸:“知道。”

我:“哪?还叫~~~?”

爸:“我的名字叫李大珂,大珂的英文发音就是——duckduck 翻译成中文不就是——鸭子吗?”

我:“定了!外号有了,就叫您——鸭子吧。”

爸:“嗯,duck 该睡喽。”

 1     9   2004
未经作者许可,请勿擅自转载。详情见—作者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