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随笔—>有感艺术照









有感艺术照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太逗了,这是某日我和女友在看京城一场很轰动的话剧时发出的笑声,这话剧可谓大碗云集,故事生动,语言幽默,舞美精致,票房火爆,在我喜爱之余之后更发生一件因这场话剧而带来一次经历,且让我记述下来以观后览。

那天剧终散场和女友分手之时,我从包内掏出话剧票递给她说:“给你一张票。”她接过去时的表情有点茫然:“都看完了,还要票干什么?”

“做个纪念呗,反正每次看演出的票我都留着。”

“嗐,我可没那爱好。”她笑着转身走了,可是没走几步她又回来了;“老李,你来,你看。”

“怎么了?看什么?”我转过身。

“你看,买这票还送免费拍艺术照呢。”她像发现新大陆似的竟挺高兴。

这回‘嗐’的该是我了;“嗐,我以为怎么了呢,拍它呢,都是骗人的玩意。”

“嘿,这你就错了吧,这上不是写着吗,你看看。”她把话剧票举过来,“有免费的呀,咱们就拍这上边说的免费的项目,我常去拍艺术照,都拍出经验来了。”

听她这么一说我到想起来了,她家里确实有很多艺术照,虽说多数是俗品,但也不乏有拍的不错的照片另我颇有印象。特别是最近我去她家看到的一张16寸的黑白艺术照,片中的她黑发黑衣黑衬黑眸脸却是生动妩媚柔情似水,而且要比她的实际年龄年轻十岁。“那有不要钱的好事?你拍的那张16寸黑白照花了多少钱?”

“没花钱呀,就是我去赛特买东西送的,拍的不错吧。”

“真的?”我随即掏出自己的那张话剧票,到这时我才注意,这张票和我以往看话剧的票还真有所不同,不是一张长条状的小纸片,而是个类似明信片似的卡片,除了上边印有座次的排号演出时间地点外;另有附送某某影楼(仗于此影楼的声誉我在这里免去其真实名称)免费拍摄艺术照的广告,借着剧场门口辉煌灯火的光亮,我仔细阅读广告所言的每一个小字;

广告曰——

A.免费送10寸精放照片两张。

B.免费送16寸精放照片一张和7寸精放照片一张。

C.免费送20寸精放照片一张。

D.交纳28元即可获赠30寸精放巨幅照片一张。

(注:以上四项只可任选一项。)

此票可作价值600元代金券使用,但不可兑现现金,拍照需提前来店预约,约金100元,取像时返还。

此票在本影楼限一人或一家人使用一次,余票请转赠亲朋好友。

另印有此影楼的详细地址和电话。

看罢,我的脑海中浮现出女友那幅16寸黑白艺术照地美丽以及闻到一股便宜的味道,开始动心了。“行呀,照去呀。”我已决定了。

由于我和那女友皆是上班族的缘故,我俩定于本周星期天就去拍照所谓的艺术照,用“所谓的艺术照”这六个字眼是对我自己而言,我出身于艺术家庭,父亲是玩文字的、叔叔是玩画笔的、堂妹是玩西洋音乐的。我们整个的家庭都是摄影热衷者,我从出生到现在拥有无数张照片,以至我混到今天反到没有相册了,照片随处而放随处而挂,而且我自己也早已配置了美能达全套、番太克斯傻瓜、佳能数码、甚至还有一架爷爷留下来前苏联的泽尼特全套,我家冰箱里堆满了朋友送的胶卷,说拍照随时上,我还就是没去影楼拍过照片,我觉得到一个陌生的“楼”里去,面对一帮我不认识的人儿,付款后结账(被拍),那能出艺术吗?

就是为了满足好奇,我必须去一趟。

那个星期天正好是一场雪后的爽朗天,阳光充足而温和。但我因为周六夜里看了张杨的新片《昨天》而睡得很晚,上午是被女友用电话叫醒的。我起床后洗了个澡,没化妆因为知道到楼里去要素面朝天,那里据说有化妆师伺候;我也没有备服装,那里据说有道具(服装)供给。当然我还是自穿了一套雷诺帝娅时装,我很喜欢雷诺帝娅这个品牌,我不知道北京有没有它的专卖店?它的设计风格很时尚,古典中有另类休闲中有高贵,色调就是黑白灰,我一定要穿自己的衣服拍几张,我绝对不信任影楼能提供给我像雷诺帝娅这样有品味的时装!

我俩坐着女友开的车出发了,那家影楼离女友家不远,而女友已经是早预约好了,我们的时间是上午10:30。

这间影楼在北京还是小有名气的,远远望去也颇具规模,我俩停好车走进去。进得门来,我俩被热情地招呼落座,我的心情极好了,还没进入正题女友要去卫生间,影楼的服务小姐说卫生间在很远的地方,她提出亲自带女友而去,女友跟着小姐走后,我脱去羽绒服,另一位小姐看了看我的话剧票后即拿来一沓本影楼拍摄的照片请我看样品,那沓照片都是7寸的,我翻看了数张就差点笑掉智齿,真是太难看了!这就是艺术吗?且看片中之人个个像70年代四流影星,所穿服装媚俗生硬,背景色彩怯而土,更有所谓的婚纱照那就更有样了,都是白浪绿叶粉荷漆柱。翻了个遍才发现一张作旧的棕色照片还算有点艺术的意思,“我就拍这种感觉的吧。”我把相中的样片递给小姐看。

“这是我们给拍套片的顾客提供的作旧服务,您这种免费的没有。”小姐说。

“套片多少钱?”

600元。”

“单拍这种多少钱?”

100元。”

“我不要你们说的那些免费提供的,就拍一张这种的成吗?”

“不成。”

靠,有那100元,我可以买5个柯达胶卷,自己随意可拍出180张彩照,再加90元的冲洗费用,也不贵呀,我还可以用电脑制作出自己喜欢的效果,得了吧,给它100元!?你不成,我还免呢。

于是我将样片还给小姐;“那你说吧,按照票上送的怎么拍我吧?”

小姐指指我身后的10个挂服装的衣柜说:“您可在1、2、3号柜里选两套服装,我们的化妆师为您免费化妆,而后进摄影棚由摄影师为您拍10张底片,一周后您来看小样,您只可选两张票上说的ABCD四项我们免费为您冲洗,如果您还想要其它8张就需另付钱了。另外您如需要我们多拍小样,还需要加钱。”

“噢,是这样。”我明白了。

在这时女友方便完毕回来“怎么样?看中那种了?”

“没什么看中的,就按小姐说的拍了。”我已经决定当回傀儡了,这样也别有一番乐趣。

“就是,还看什么呀。”女友根本不接小姐递给她的样片,“咱们选服装吧。”看来她还真有经验。

我俩站在1、2、3号服装柜前寻么了半天也没相中一件自己想穿的,我问小姐:“我们可以穿4、5、6、7、8、9、10里面的服装吗?”

“可以呀。”小姐兴奋极了。“每套加50元。”她立马过去摘下一件旗袍举给我看,“您穿这件最漂亮,您皮肤白又属于娇小体形,穿中式服装最合适。”

我又掉了一颗牙,心想,我要是听她所言,把适合我这种“美妙娇小体形”的中式服装统统全穿遍拍个够,她们这帮雇员今天下班就可以全体出动去吃黎昌海鲜了。

“别中她们的全套。”女友在我耳根低声紧告。

“我知道,走,扫荡1、2、3。”

这感觉使我想起国共女特务在舞场执行任务时的暗号。

再看这1、2、3,1:为劣质婚纱,2:为陈旧礼服,3:为艳俗的中式小袄。一看就是影楼为了达到掏光顾客钱包的目的,把最不堪入目的服装精心捣腾到1、2、3里面去了。我毫不犹豫的在3号柜中摘下一件大红立领无肩的中式肚兜(带有拖地红裙),就穿它了,我要媚俗到底,玩个大怯。

“先到更衣室换服装而后化妆。”小姐把我导入更衣室。

更衣室里堆满了各种用铁丝一圈圈支起来的裙衬,由于卫生不够,而使得白色的裙衬进化为灰色,室内坐有一名相貌温和的老娘们,她热情地帮助我更衣提物,当我在她的辅助下换好服装立于镜前自赏时,却见她拎起我那条别致的雷诺帝娅裤子颇有兴趣的看弄,并说:“小姐你这裤子真有意思,怎么是两截的呀?这大冬天的冷不冷呀?呦,敢情里面有绒衬啊?多少钱呀?那里买的呀?”我很理解她的工作,我猜她是这个影楼挣钱最少的员工,因为她的责任就是给顾客提衣物、拉拉链、系扣子,而她从一上班就开始了暗无天日的“困惑”,呆在这间不足5平米的封闭空间中,对我身上这件肚兜裙她早已看得烦不胜烦感觉皆无,惟一的乐趣就是品视每位顾客自己的衣服,再看看客人乳房的大小、皮肤的黑白、饰物的真假、年龄的老少,而已,这也是工作,也是为了钱,不易呀。

再看镜中的我自己,整个一个弄堂妓女,就差一双绣花鞋外带一根哈德门烟卷。不过,这样子我还真没伪装过,就像做回演员似的,有种假假的异样人生感。

出了更衣室,我又被带到化妆间,间里有6个梳妆台,共被两对照婚纱的年轻夫妇占用4个、一个老年妇女占用1个,正好空出一个我来落座。我本想着首先的程序是要洗脸的,可化妆师(女性)说没必要洗,她问我是拍什么照?我说拍话剧票赠的照,我感觉当时她就沉下小脸,拿起一个形状不明的海面湿粉往我脸上一通狠抹,抹毕,便用一根杂牌碳素眉笔给我画眉毛,画得那叫一个难看就别提了,又黑又重没层次,而后用唇笔给我涂了一个粉色的口红,天哪,我穿的肚兜是大红色的怎么能用粉色的口红与其搭配呢?这还叫化妆师呢?快别混了!最可笑的是,她竟用蓝色的眼影在我的眼皮上扫了两笔,这蓝色的眼影似乎是八十年代烫爆炸头带大耳环野鸡们的最爱,怎么到这年月了还有人用它来美容?最后她看了看我的眼睛说:“小姐,拍艺术照戴假睫毛效果好。”

“戴吧。”我把眼一闭。

“假睫毛是一次性的,每副30元。”

“不戴。”我睁开眼。

“脸完了,我给你盘头。”说着她拿来一堆卡子,把我的长发拧成蜂窝,而后举来一瓶劣质这赭喱水,在她还未喷雾之前,我用非养蜂人恐惧蜜蜂似的的姿势挡住她的进攻,“别来,我不用您这个水。”

“那怎么能固定发型呢?这水是免费的。”

“你到给我钱我也不用,不盘了,把卡子取下去吧。”我到不怕她把我变成伪新娘或者是假娘们,我怕的是她手里那瓶赭喱水毁了我原本柔顺自然的长发。那水湿的时候还能将就,等干燥后准是一层的赭喱皮,她这里又没有洗头发的设备,我卸装出去,人家还以为我是头皮皇后呢。

就这样,除了我的头发保留原样外,其它地方就已经不是我本人了。

我璇即被带入摄影棚,这个棚是我今天最想进入和好奇的所在,因为我进过朋友的电影道具摄影棚、制作广告的背景摄影棚,还就是没进过艺术照的摄影棚。这间棚的面积比我想象的小,大约有10平米,但是有里外两间。棚的一角是白色的楼梯外加一个所有影楼都有的设备沙发,之所以说它是所有影楼都有,是因为我看过好多艺术照中皆有此种沙发的影子,就是那种白漆、金边、暴发户花纹的道具沙发。还有就是摄影伞和相机架以及大路货的背景布,再没别的物件了。惟一看着顺眼的就是那两位年轻的摄影师,他俩穿着休闲忙忙碌碌,颇为对劲。

摄影棚内已经有几拨拍照的人了,大约等了10分钟我被叫到里间,摄影师在3、4分钟内给我拍了5张,就停止了并让我去换衣服再拍另5张。我出去时正碰见女友进来,我见她穿一贵夫人似的长裙,头戴一假发,与她丰满的体型到满般配。

我又回到更衣室,竟在其门口等了近20分钟,比拍照的时间还长,让我异想不到这家影楼的生意竟然这么好。可见百姓们对自己平日重复枯燥的生活是多么的厌倦,唯寄到影楼里来改变形象,以图若干年后回味于此。我脱去红肚兜后,就换上我自己的衣服,我决定不再当傀儡找回我自己。

当我再次进入摄影棚时,竟闻到一股浓重的火药味。我看见我的女友还在原地站立着,由于她穿着露肩贵妇裙在寒冷的冬季已经被冻得双手抱肩,她指高气昂地与影楼经理舌战着,弄得我一头雾水不知原由。这时刚才给我拍照的摄影师从里间出来,拿了一件外套(不知是谁的?)给我的女友披上并说:“好了好了,我给你拍,来,进去吧。”女友被摄影师推进里间,我也跟进去,女友人在里间,嘴还耿耿着回头对着外间谩骂着。摄影师把门关上后,女友才停止愤慨,我问她:“怎么回事?怎么了?”

原来在我拍照完毕后,按照顺序该给我的女友拍了,在我出去换衣时一对夫妇带着孩子进棚来,和经理说了几句,经理就让女友等一等,要摄影师给那一家子先拍,女友声明自己是先进来的,为何要让她等,经理说让她照顾一下小孩子,孩子小,换了衣服怕冻着。女友觉得也可以理解,就同意了。但是越等越觉得不对劲,她看得很清楚,见经理百般殷勤对那一家周到服务,拍了无数张还说要继续拍,并边拍便推荐本影楼的特色照片。女友终于站不住了,她明白那一家子是交费拍照,也就是拍得越多影楼越合适,经理觉得真正的利润是那一家子,而女友是来免费拍照的,拍她是没什么价值的,便以小孩子为由把女友给晾在一边了。女友可是有性格,回过味儿来就不干了,于是开始了和经理的辩论,直到眼前这位摄影师的圆场才算罢了。

摄影师很平和,他并不说什么,默默的开始了给女友的拍照工作,而她对女友拍得很认真比我,我并不妒忌,我知道这是摄影师的职业道德发扬光大,他惟有用对女友的认真态度来平息女友对影楼的不满情绪。我看着,欣慰着,我替这家影楼的经理能聘用到这样的摄影师而庆幸,也祝福这位年轻的摄影师快乐,如果这世界充满像他这样的人儿,还有什么战争可言?

女友拍完后,摄影师让她去换衣,并嘱咐她进棚时不要再和外边“交涉”了,女友早已沉浸在被拍的喜悦中,她自己都说:“冲你,我也不会理会他们了。”

又该拍我了,摄影师恢复了机械,他见我的衣服是黑白灰,便迅速换了与之搭配的布景,为我拍照。在我等待女友回来的时候我问他:“你们这里的生意真好,你就这么站一天,够累的。“

“嗐,习惯了,忙就意味着有钱挣呗。”他说。

“也是,你们这里几点下班?“

7点,但是我们摄影师5点就下。”

“那还可以,下班挺早的。”

“小姐,你够恨,还早呀?我们8点就上了,得给咱留点时间玩呀。”

“呵呵。”我们一同笑了,是,玩对于年轻人来说是多重要的呀,会玩的人才会工作得更好,好好工作又是为了玩得更爽,这道理他已经悟出来了,无论怎么个玩法?会生活的人一定要懂得玩的。

直到女友拍完了那5张,我们才完成所有程序。

在前台,服务小姐分别给我俩开了票据,让我们各付押金100元,一周后来看小样。在这个时间里,我们一直没再见到那位惟利是图的经理。

记不得过了几天,我和女友再次登门去看小样,我看中两张,一张是穿我自己衣服的全身照,另一张是穿大红肚兜的头像照,影楼规定每张底片36元,这钱我得掏,放大一张20寸的80元,我放大其中一张。女友和我一样,里外里我们还是没被免费,押金不能收回不说,还得再交52元,因为它的免费项目对我们没意义。

这就是“免费拍照”的全过程,这就是那场话剧带给我的又一次经历,这就是让我更加热爱我自己的相机绝对理由!

 24     12    2001
未经作者许可,请勿擅自转载。详情见—作者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