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随笔—>属于我的钻石









属于我的钻石

从我出生截止到今天,我拥有八颗钻石。

看到这个开头,你准以为我是个大富婆呢吧?错了,根本不是这回事。

其实我是对钻石根本没兴趣人,我只喜欢另类的饰物,又不对了,哪个女人对钻石没兴趣呢?但是我还没混到能和皇后及大牌影星媲美的地步,她们可以做到以买钻石来装饰自己的份儿上,而我一个草民,只能站在首饰店的钻石柜台前欣赏它的美丽豪华,常有小姐见我仔细观看过来推销一把,闲来无事的偶尔情况下,我也会将钻石戒指之类的物件逐一戴在自己的手上玩把一番,而后还给小姐转身到另一柜台徜徉。

那么我这八颗钻石是从那里来的呢?

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是我无意中得到的、是它自己愿意找我的

月初的某天傍晚,我到一个职业是演员的单身男性朋友(以后简称他为G)家做客,当时在他家里还有其它几个客人,我们一起吃饭喝酒读剧本看碟聊天相互认识,午夜十分我便独自离开回家睡觉去也。第二天的傍晚,我接到G的电话,他说:“李上,你有没有把什么东西给丢了?”

“我丢东西了?什么东西?”我莫名其妙。

“你丢了什么首饰了没有?”

“首饰?什么首饰?我丢的?”我更糊涂了。

“是呀,你想想,你昨天没丢首饰吗?”他一再追问。

我到不奇怪了,G是演员,我们见面常开圈外人根本听不懂答不出的有趣玩笑,他准是又喝多了闲的没事拿我搭茬呢?我说:“行了,你快说吧,有什么事吧?没事我就挂了,没听见抽油烟机的声音吗,我正煲鱼汤呢。”

“我刚才在床上捡到一个耳环,不知道是谁的?所以问问你。”

“耳环?”我下意识的摸自己的耳朵,才想起最近我根本没有戴过什么首饰,尤其是昨天去他家时,我甚至连手表也没戴,“没有呀,我昨天没戴耳环。”

“哪会是谁的呢?”他疑惑了。

“什么样的耳环呢?”我开始好奇。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的,挺好看的,就一枚,圆圈状的,还挺重的,可能是白金的,上边还有八颗透明小石头。”

“不是我的,我没有这种耳环,你问问别人吧,你认识的女人这么多,说不定是昨天那个电影学院的丫头掉的,她昨天夜里不是住在你家了吗,肯定是你们腻的时候你把人家的耳环给蹭掉了。”

“不是,不是,我刚才电话问她了,她也说昨天没戴耳环。”

“哪你就留着自己戴呗,正好一枚,男的戴合适,我挂了啊,饿死我了,我做饭去了。”

“好,bye。”他挂了电。

我在煲汤的同时居然回味了一下G的电话内容,一枚耳环丢在他家的床上了,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他是个帅哥靓仔,具我所知投怀送抱的小妞多了去了,他能找到那枚耳环的主人才叫新鲜呢,又是一个疑案喽。

几天后,我在自己家里开了个海鲜paity,因为我位于郊区的家附近有一个巨大的水产市场,那里的海鲜丰富而新鲜且价格比红桥市场便宜许多,所以我要请朋友们快来尝鲜。请来的朋友都很可爱,他们带着各种礼物纷纷聚齐到我家,那个G当然也在其中,他到我家后神神秘秘的把我拉到一边说:“猜,我给你带来什么礼物了?”

我看他两手空空,一脸严肃,回道:“屁也没带!今天罚你把螃蟹腿全包了,去,把水池里的螃蟹全刷干净!再一个个放到蒸锅里,我可不敢抓它们。”

“嘿呦我这个豹子脾气,看!”他居然从兜里掏出一枚亮晶晶的小东西,“送你了。”

我接过来一看,这小东西竟是一枚耳环,“这就是在你家床上拣到的那个耳环吧?”

“是,怎么样,好看吧。”

我接过来看了一眼,它的造型是很美丽,做工讲究,呈圆弧状,上边共镶有八颗亮晶晶的石头:“行,谢了,你可以吃蟹黄了,但是看在一枚的份儿上,基围虾还是要免的。”

G急了:“靠,你知道吗,这是白金镶钻的!你好好看看吧,老冒一个你呀!”

“什么?什么?白金镶钻!”

“你翻过来看看吧啊,不理你了,没法和你这个农民打交道。”他融入人堆玩去了。

我翻过来看到耳环背面上刻有18k750凹纹字,啊!真是18k白金的,哪这上边镶的小石头是钻的吗?我过去叫他,“嘿,嘿,G,你过来,你怎么知道这上边镶的是钻?”

G吸着烟儿吐着雾,“这是我拣的,我都不知道是谁丢在我家的,难道这耳环的主人还得把这耳环的宝石鉴定证书也一块堆儿的放在我床上等着我送你!怯,哪她不是疯了就是同性恋。”

“什么钻吧,你懂不懂钻的价值,真要是钻的人家还不来找呀?懵谁呢。”

“告你吧,我也没想到这是钻的,我有个哥们在西四地矿一条街搞宝石鉴定,昨天他来我家,正好看见我仍在桌上的它,就跟职业病似的拿出宝石鉴定笔一试,告诉我是钻的,重约20多分儿吧。还用不用我把人家给叫来,您自己拿笔试试?”

“真的?!哪你怎么不留着玩?”我兴奋极了。

“我他妈的又没扎耳朵眼儿,我总不至于为显耀个废弃钻石去往自己的耳朵上扎一枪吧?再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东西是谁的呢?那天我一高兴戴着它上镜头,让这耳环的主人看见了到没什么又不是我偷的,要是让送这耳环给那姑娘男人看见了,这耳环主人不就惨了,问题严重了,偷情的事儿暴光了不是。”

“哈哈哈,你可真能联想,G你别当演员了,改职业吧,我看你当作家不错。”在我们身边听到此话的人共同说。

 我马上接腔:“哪你就不怕送钻石给那姑娘的男人看见我戴着它说那姑娘是搞同的了?”

“不怕,这就和我没关系了,你自己扛着吧啊。” G说。

“来,给俺这农民戴上!我扛,我替你顶雷,我自己臭美。”

一个女友帮我把耳环戴到了我的右耳上。

那天我很兴奋,海鲜吃美了、干白喝爽了、聊天开心了、拥有钻石了。

但是席散,人走后,问题来了,由于我的耳垂上各扎有两个耳眼,两个耳眼一高一低分别占据我本身就不饱满的耳垂,高的耳眼扣不上这枚耳环,底的耳眼又离耳垂边很近,耳垂是肉质的,这枚耳环是白金的又镶有八颗小钻,重量要比我的其它耳环重很多,所以就觉得右耳不舒服,本来平行的两耳,却坠以一枚耳环,身边人多时不觉得,自己一个人呆着静下心来恍惚间老觉得脑袋不平衡,总有种往右偏的感觉,干脆把它摘下来搁在梳妆镜架上看着吧,必定是钻的,扔不得。

上周六,我的一个女同事在早晨我的睡梦中打来电话,约我去东方家园建材城买瓷砖装修卫生间,我答应了,但推说能不能把时间改在中午,我和梦游神还有约会呢。对方说求我了,她同时还搅了另两位男同事的好梦,因为要用我的车拉瓷砖、要用那两位男同事手搬瓷砖,她只有当时有时间,等不得建材城的工人送货。我只好答应,没刷牙没洗脸的就得上路才赶得上她所说的时间,在出门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头发奇乱无比,洗和修饰就麻烦了,干脆戴顶大帽子把头发塞进去遮丑得了,在戴帽子时我看到了镜架上的那枚钻石耳环,心血来潮的就又戴上它,嘿,和那顶黑色only牌状似袜子的毛线帽一配,还真时髦搭配,因我一身上下全是黑色衣裤黑帽子,就需要有这么一点点钻的亮光提彩,要是戴两枚到多余了。

在建材城门口,我看到那三位同事,他们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夸奖我的装束巨酷,特别强调我的耳环美丽帽子另类。所以呀,挑选瓷砖是枯燥的,虚荣心却满足了。

百忙了一上午,中午女同事请我们吃烤鸭谢劳。下午,我带着一身的鸭架子味儿回到家,脱衣洗漱准备睡觉时却发现我的耳环没了,我在身体的周围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它,说不遗憾那是假话,但它必定是身外之物,丢就了就是了。我的观点;只要不丢小命,其它的丢吧,能怎么着!

躺在床上,我拨通G的手机,我要通知他耳环没了,以后别拿钻石这事“威胁”俺这农民了,可他没接我的电话,我愤然睡去。正和梦游神美游呢,G打电话过来:“干吗嘿,刚才我正拍戏呢,同期录音,铃声调成无声状态,有事吗?”

“耳环丢了,5555555~~~~~”

“哈哈哈,我说农民不配戴钻吧,哈哈哈,我正忙呢,改天我再送你一对啊但是你听清楚了,那可不是钻的,鹅卵石的成吗?”

“啊呸!去死!”

“没功夫和你贫,不逗了,装该坏了,我戴着假胡子梳着三七分头穿着中山装假装革命老干部呢。”

“挂吧你,下了戏别换装,上街让人把你抓了送安定医院呆会儿去吧。”

以后的日子我就把耳环这事全然忘却了,虽然在戴only袜子帽时想起它的美丽,心中不免怀念它价值以及G的风趣随意,但是我依然没有把它当回事。

今天,就在今天,这是个特别值得记住的好日子,我到父母家看望他们准备走时,家里的小保姆彩霞姑娘说:“姐,你能开车带我去趟邮局吗?”

“什么事?”我问。

“俺想给家里发封挂号信,俺没发过,不会,你跟俺去趟成吗?”

“成,走吧。”彩霞实在可爱,彩霞是我父母的好帮手,她这点事我再不答应我还是人吗,虽然我也不会发挂号信,我好像有N年没去过邮局了,我是个几乎天天发信的人,但我是用E-mail发。就在我和彩霞出门上我的轿车的时候,奇迹发生了!我看见在我的格子布艺司机座上,静静的躺着那枚钻石耳环,天哪!这是真的吗?!怎么会在这么多天后它又出现了?它是从那里回来的呢?它这么会躺在这里等着我呢?而我这阵子没有一天不开车的,每天都要看车座无数次的,真奇怪!而这事和彩霞是无关的,我去建材城的那天彩霞是没有出现过的,总不会是她偷了又放到我车上的吧。

太神奇了!

彩霞上车后,我拿起耳环给她:“你看,这是什么?”

她接过去拿在手上说:“姐,这是个耳环吧?”

我笑了,这太是个耳环了,而且这枚多么多么可爱的耳环呀!彩霞见我笑,发呆的说:“姐,怎么了?你笑什么?这不是耳环吗?好像不是戒指吧。”她赶紧把耳环还给我,以为是炸弹呢。我接过耳环,揪出一张车上的面巾纸,把它包好,同时发动汽车,顺手又把包着纸的耳环递给彩霞说:“放到储物箱(车副座前方)里吧,我没兜也没包。”

彩霞疑惑的接过去小心翼翼的放进去,看着我:“姐,这到底是什么呀?你就用这么个破纸包着它?别丢了呀?”

哈哈哈,我更要笑死了对彩霞说:“这是个化学放射物,有毒。” 当时我就看见彩霞将原本弓着的身体往后一靠,有意识的把自己的身体离她前方的储物箱远了一尺多。

我已经是放声大笑了,我顾不得开车拐出小区楼群的艰难困苦,拿起手机打给G同志,那边的他好像正在吃饭,嘴里有咀嚼的动静:“咋地?!”他回话,声音混沌而有力,一听就是吃饱了撑的。

“我的钻石又回来了!”我笑得走了音儿并差点撞到前方的宠物狗,猛地踩闸,吱的一声巨响。

“什么呀!你干吗呢?在那里疯呢?饿了吧,来吧,我在华安肥牛撮牛下水呢。”他是绝对想不到我这里发生的奇迹事实。

我在路上将事情经过讲给他听后,他说:“靠,神了嘿,看来它就该是你的,给你就对了,好好留着吧,当神供着吧。”

一路上,我一直处于极度兴奋状态和G没完没了的用东北方言胡聊着,斜眼看身边的彩霞;她始终紧紧靠着座位的后背,紧张地看着前方的路,大概她后悔叫上我这个神经病的姐出门去给她的家乡父老寄信报平安,心里不定怎么担惊受怕的想:坏了,坏了,这回要进的恐怕是医院了吧,邮局怎么还不到呀?

直到我给彩霞发完了信,我的兴奋劲儿才过去。在她下车时也没敢靠近储物箱一次。

回家后,我把包着破纸的耳环拿出来,找了个首饰盒将它放进去,好了,我唱:钻石钻石钻石(原歌词是:梅兰梅兰梅兰)我爱你,你像兰花年年绿,你像梅花着人迷,看到了钻石(梅兰)就想到你。

其实我谁也不想。

17    3    2002
未经作者许可,请勿擅自转载。详情见—作者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