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随笔—>人之初情本真 人之末完蛋操









之初情本真 人之末完蛋操

“某天,有一青壮年男子发现自己的鸡巴变绿了,赶紧上医院找一资深老专家诊断。老医生用手托了托眼镜,凑近那男人的鸡巴仔细看了看说:‘据我多年经验,你这是梅毒感染,必须割掉一个睾丸才能抱住性命。’男青年无奈,只好上了手术台。过了一阵。男青年发现自己的鸡巴又绿了,只得再上医院找那老医生,老人家看了看说:‘据我多年经验,你这是癌,必须把剩下的那个睾丸也割掉才能抱住性命。’ 男青年无奈,只好再上手术台。谁知,第二天早上起床男青年发现两个睾丸没了鸡巴还是绿的,没辙家丑不能外扬,这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免得大家都知道我没蛋了,还是找那老医生吧,这次老医生看了看说;‘据我多年经验,你这是――裤――衩――掉――色。’”

“周末丈夫从托儿所把孩子接回家。妻子惊讶地说:‘亲爱的,这不是我们的孩子呀!’丈夫仔细一看,果然不是。他镇静地对妻子说:‘的确不是,不过也无所谓,反正星期一我们还要把孩子送回托儿所的。’”

这是我给莉莉讲的两个笑话,可是坐在我对面的莉莉竟一点没笑,她似乎并没听我讲话,然而她也没走神儿,就那么呆呆的、麻木的坐着,坐在满桌丰盛的川菜面前空无着。即使没有笑话,仅凭一桌好吃的她也不该这样吧?可她还就这样了,因为她告诉我她老公有外遇了。

这个的饭局是她约的。

但掏钱的却是我,为了让她高兴起来我特地选了位于国贸的俏江南,点了N种她爱吃的菜,并且我还要喷着吐沫星子给她讲笑话,因为我早就知道她老公有外遇了,她需要我的安慰和陪伴。

莉莉是我的发小,我从7岁就认识她了,她是我最熟悉的好朋友。从她的初恋到她的大学到她的工作到她的结婚到的她生子,我皆是眼看着过来的,她原本有着很好的才华有着较好的容貌有着富裕的家底,可是她老了,她是我发小里第一个生出孩子的人,她的儿子已经6岁了。不能否认,皱纹已经爬上她的脸、原先的腰肢变成了今日的大肚子,原有的风趣变成了现在的碎嘴唠叨。

她说:“陈东升(她的老公,36岁,总经理)有外遇了,是他公司的同事,叫曹颖,财务室的会计,浙江人,26岁,他们已经好了两年。”

我说:“你怎么知道的?”

她说:“我无意中看到了她们的邮件,并且我认识那女的,以前他们公司聚会还一起吃过饭。”

我说:“她好看吗?”

她说:“不好看(明显带有偏见)!”并把那女子的照片给我看。

在一堆人(照片)中间莉莉给我指出了那女子。我真没觉得她丑,但还真是比不过25岁时的莉莉。

那天我陪莉莉坐到餐厅打烊,在送她回家的路上我还“假惺惺”地装糊涂:“真不可思议!陈东升也会这样?”

其实我早就知道了,我一贯凭感觉用事,早在一年前我就断定陈东升有外遇。因为莉莉和我父母同住在一个小区里,我只要是去看父母就会去找莉莉,哪怕坐上1分钟交换一本书抄个盘什么的也要去,因为我们太熟了关系太好了,我可以不打电话,不预约一个健步就窜进她家,她在不在都不要紧,我和她妈妈她儿子照样有话说。可是就在一年前,我突然发现无论我在她家呆到多晚陈东升并不在家里。

我问过莉莉:“陈东升怎么老不在家?”

她说:“他忙,他是经理吗,应酬多。”

我又问“那他周末在家吗?”

她又说:“也不,就是周日晚上带儿子出去吃顿大饭。”

我还问:“你和他还做爱吗?”

她答:“很少,我都不知到什么是性生活了。”

天哪!这除了有外遇还会是别的原因吗?只有新颖的外遇才能勾住天下的老公们有家不归。

善良的莉莉、单纯的莉莉、安逸惯了的莉莉、不谙世事的莉莉(她从大学毕业就到一家国营单位上班,从未换过工作,接触面很窄),都这样了她还在替陈东升辩护。

今天她总算知道了,虽然这是她最不愿意知道的。她说她在单位憋了一天,她说她饿了,可却她一口菜也没吃。

当我把车停在莉莉家门口时已经快23点了,我问她:“打算怎么办?”

她说:“不知道。”并征求我的意见。

通过莉莉叙述陈东升对她的态度,我建议莉莉装作不知道算了,男人在有钱后找个小姐恋个情人什么的一点不新鲜,但他们大多数是在不破坏家庭的情况下暗暗地寻欢,一旦被老婆发现,家庭战争就开始了,往往闹的两败俱伤已离婚收场。如果老婆不知,新欢怕人老珠黄嫁不出去定会逼迫男人回去离婚,而这时的男人往往会疲惫了、钱包瘪了、玩腻了,正累呢,那里有精力回家谈离婚,就这么一拖再拖的,新欢就不干了,那时男人的家庭是平静的,而吵闹的是新欢,到头来男人自会回到娇妻儿女的怀抱,寻求安宁与天伦。

不知莉莉是否理解了我的分析,反正她下车前说:“就这样吧,我困了,回去睡。”

从那天开始,我便频繁接到莉莉的电话,电话内容皆是陈东升的最新动态,什么陈东升脖子上多了一个玉佩(是不是曹颖送她的定情物?)、陈东升昨天回家出奇的早(是不是和曹颖分手了?)、陈东升把邮箱密码改了(无法继续窥视他们的动态了)、陈东升这个月没有上交工资(是不是把钱全给曹颖买东西了?)等等等,女人真是天生的侦探,我觉得莉莉都快神经了,再见她人瘦了一圈,精神也很憔悴。

老这么下去也不是事,何时是个头呢?

干脆摊牌算了,莉莉决心已定,我什么也没说,凭直觉觉得他们不会离婚。

某天,莉莉又约我吃饭说是刚和陈东升谈完,想和我聊聊。在餐厅见她大吃特吃我知道他们这次的谈话内容不会太恶劣。在她吐刺喝汤的间隙她说了很多话,大致内容是;陈东升不同意离婚、即使离婚儿子他来抚养、他非常爱孩子不希望在儿子的成长路上有坎坷、他需要莉莉给他一段时间解决和曹颖的事情、希望莉莉独立起来不要把这事情闹到他的单位。

果然应验了我的预感,果然男人都是一路货。天下女人皆可抛,儿子才是自己的根,他们不会轻易离婚、不会抛弃家庭,总之对一切麻烦和有损面子的事皆不愿涉及。但是野花还要采,钱还要挣。

我那天也吃了不少,算是替莉莉放了点心,起码陈东升还是有素质有责任的。

那么现在呢?他们俩的近况怎样了?我想大家一定想知道它的结局,让我告诉你们:两个字——没有!

就是这样的;陈东升脖子上的玉佩不见了(怕老婆看见添堵或是真的不再在乎那女子)、陈东升回家的时间规律了(累了,供不起年轻女子性和钱的需要)、春节带着莉莉和儿子去新马泰港旅游度假(拟补对妻子孩子的过失)、某月没交家里工资是给那女子买了台笔记本电脑(用以安抚那女子)。

就这样了,那里有结局?用莉莉的自己的话总结天下的婚姻就是;搭帮过日子。

让我们暂且抛开莉莉不同情,说说那个外遇曹颖小姐,她难道就不是受害者吗?她和陈东升刚好的时候才24岁,到两年后的今天也快27岁了,姑娘到了这个年龄可就不小了。曹颖就是在自己花样年华的时候,爱上了有妇之夫陈东升,等啊等,耗呀耗,盼来的却是陈东升不会离婚的无奈态度。人家陈东升怕什么?人家是男的,男的40岁娶个18的女子做媳妇不新鲜。可女的就不一样了,虽说女人30一支花,那也得在有钱有貌有素质的基础上才成立。女的到27岁再重新找婆家,哼,有点难。

那么爱情呢?婚姻和爱情是不是一回事呢?

在这里让我引用此文开头笑话里老大夫的一句口头禅:具我多年经验,爱情肯定是有,但基本限于25岁以内的青年男女玩把和拥有。婚姻和爱情根本不是一会事,两者可以结合,不可并论,结合好了就是所谓的美满幸福的婚姻,结合不好了也可以维持,但无法解释和分析,正如托尔斯泰所说:“幸福的家庭是一样的,不幸福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同。”

一个心里和生理都健康的人,在成长到15、16岁的时候,就该渴望异性了,也就是朦胧的需要爱情了,15、16岁正好是人的高中初期,在高中要有初恋,初恋基本没经验、初恋还不会把性和爱结合在一起,所以人的初恋基本都是以失败告终的。在18至22这个年龄是大学时期(不上大学的人也一样会怀春),在大学就该开始真正的恋爱了,成功者毕业后携手工作结婚生子,创业立家,可谓有感情基础美满幸福(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也是常有的)。没成功者也不悲惨,他们会在今后的工作中继续寻找异性恋爱结婚,但是明显带有功利色彩和实用价值,他们不会像学生时期把心思都用在恋爱上,还要留出一份心思挣钱、升职、照顾老人等,所以工作后的恋爱最累也最实惠。最后剩下的一部分人,因为各种原因或自身条件太差,而始终没恋爱过的人也要结婚生子的,他们需要媒人来做介绍,介绍妥了也可以结婚,这种被介绍出来的婚姻肯定是没爱情的,但只要男女双方都有共同的家庭意识,他们可以在婚后再恋爱也不迟,比如李双双和孙喜旺(先结婚后恋爱的经典)。

婚姻基本就是由上述三种情况组成的,我呢也能想出很多其它因素的婚姻,但那就是少数和另类的婚姻,平民百姓不会涉及。

在这里,我要高声呼吁天下所有的学生们(以大学生为主),开始你们的初恋吧,大胆的追求你们的恋人吧,赶紧投入到恋爱大军中去吧,把握好短暂的青春年华,让你们今后的婚姻少些危险和功利,多些纯情和恩爱!我真不明白那些极力阻止儿女恋爱的父母们是个什么心里?难道希望你们的孩子远离真情等待媒婆的出现?要是我有儿女我会举双手和双脚赞成他们的踊跃恋爱行为。我会欢天喜地的看着我的儿女们沉浸在爱情的幸福甚至苦恼中,到那时我会坐在沙发里,戴着个大花镜,假装拿份报纸看,其实心里想着:好呀,可算放心了,孩子大了,都开始谈恋爱了,等待着过个N年就可以当奶奶了,哈,这感觉真不错。

这段文字要到尾声了,我起的题目是《人之初情本真 人之末完蛋操》,各位应该明白了吧?

说白了;人在年轻的时候还有救,还能找到真情和激情,可谓——人之初情本真,越老就越世故,事也多,私心也大,那里还有什么“真情”可言?所以就叫做——人之末完蛋操。

9 11 2001
未经作者许可,请勿擅自转载。详情见—作者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