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随笔—>nao桑









nao

nao桑是我的一个日本女性朋友,她的本名叫宾本直美,nao桑算是代号。原因是直美两个字在日语里的发音念“那欧”,桑是日本语里对称呼的一种尊敬用语,等于中国的同志,没有性别区分,那欧桑=直美同志,至于为何把那欧写成nao,这纯属是懒。

nao桑生于1969年,身高164cm、体重130斤、抠眼高鼻头发是自来卷,一点没有日本人的样子,说她是新疆人到更合适。我们一起出去时,常会发生这样的事;只要她那蹩脚的中文一出口,人家就会对她说:“呦,新疆来的吧?香香地羊肉串地。”弄得nao桑哭笑不得,最后干脆以日卖新,回敬人家一句:“对,我是乌鲁木齐的,乌鲁木齐茫茫地大草原。”

总之nao桑的性格非常之好,在认识她的人当中是公认的。

我和她的相识缘于工作。那是98年,我所在的一家网站要搞一个日文版的项目,当时就把我拔拉过去做设计,外加一名编辑一个项目经理,可是我们必定是中国人,要完成好这事还需要一个真正的日本人来把关,于是在项目的筹备阶段,项目经理就开始忙于招聘日本籍职员了。

某天早晨还不到9点,我走到我部门的办公室门口,见一新疆模样的女子笑眯眯地冲我打招呼并问:“韩明先生(项目经理)来了吗?”

“还没。”我没怎么搭理她,心想这大概是韩明的新疆外遇找到北京来了吧。

谁知韩明来后,见到那女子,竟和她用日语交谈起来(韩明的日语很地道,他老婆就是日本人),我这才知道,原来这个身穿牛仔裤纯棉衬衫的新疆女子竟是个纯种日本人,并且将是和我朝九晚五的同事了。

她就是nao桑。

nao桑刚来的日子里,我和她毫无交往,每天她只是与韩明嘀嘀咕咕的喷着日本语,我呢闷头设计只当他们是鸟。但是随着业务的展开,韩明经常需要跑外,那名编辑也常出去找资料,所以这间原本有四个人的办公室常常就剩下我和nao桑两人了。

而我和nao桑的真正接触也就是从那个时期开始的。

首先的话题是音乐。我是个音乐发烧友,那段时间迷恋子曰的摇滚,韩明和编辑在的时候我基本上是打开音箱听。可是韩明和编辑不在了,我就不好意思再用音箱,心想日本人那里听的懂中国摇滚,人家是来工作挣钱的,我别放“噪音”打扰人家了,所以就改用耳机听,突然有一天nao桑对我说(她的中文还凑合):“李桑,你怎么不用音箱听了?”

“啊?我怕你听不懂,觉得闹。”

“不会,不会地,那个子曰地,好听地,我地喜欢,昨天我还到音像店去买了,可是没有,那里能买到?”

“真的?”我的兴致来了,眼前这个日本人居然能够欣赏子曰?要知子曰的摇滚有很多中国人都接受不了。“还真买不到,我自己都没有子曰的CD,我是从网上下载的MP3。”

“噢,是吗?”这是日本人的口头语。

而后nao桑就拿出自己的笔记本,把我电脑里子曰的MP3拷贝走了。

最让我感动的是,第二天上班,她竟郑重的送我一盒子曰专辑盒带,说是昨天回家就把MP3给转录了。

通过音乐,我们渐渐熟悉热乎起来,也了解她很多身世。她是日本东京人士,在日本认识了她现在的中国老公,他们在日本恋爱并结婚,由于老公是中国人,所以她常常跟随老公回中国生活一阵。他老公是做国际贸易的,并不需要她出来挣钱,她来我公司实际是和韩明早就认识过来玩票,打发当太太的无聊时光,顺便练练中文。

正因为nao桑的工作目的是玩,所以和她接触起来就没有同行是冤家及竞争的危险,一切都是随意的生活的。

nao桑并不像中国混混那样,她很有职业道德。每天第一个到,工作速度极快、认真准确,需要加班也毫无怨言依然是第一个到来(当然她有自己的马自达轿车)。

nao桑身上曾发生两件让我难忘的轶事;

一件是:在那年夏末的某一天的午休时间里,我发现nao桑从包里拿出一团毛线两根毛衣针开始织上毛衣了。我看到后,简直觉得不可思议至极。这都什么年月了?我也织过毛衣,但那是在住宿舍时没事闲的蒙骗男友他妈假装贤惠拿毛线热手指头玩呢,你一个日本人!一个有钱人!干点什么不好!怎么会织起毛衣来了?我问nao桑:“你,你这是?”

她回答:“给我老公织件毛衣。”

“被老公逼迫的吧?买一件得了呗。”我说。

“不,不是那意思,他从来不支配我做任何事,我老公喜欢穿我织的毛衣,我已经给他织了3件。”

这就是nao桑,这就是日本女人,和中国的女人还是有区别的。反正我发誓,在我工作过的N个公司里,还从未见到有中国的白领小姐,象nao桑那样利用午休给自己的老公织!织!织毛衣,有那功夫还去逛街、上网聊天、煲电话粥呢。

另一件是:某天中午,我和nao桑到位于我公司地下的职工餐厅去吃饭,当时发的水果是苹果,我转手送给nao桑,而后一行人进了拥挤不堪的电梯。当我们出了电梯,我发现我送的包括她自己的共两个苹果不见了,她的手是空的。而她走路一扭一扭的到很风骚,进了办公室,我越看她越觉得异样,我记得平时她的胸不是很大,今天怎么突然丰满了?这时nao桑笑了,从胸罩里把两个苹果掏了出来。原来她在电梯里偷偷把苹果塞进胸罩里了。

多么有趣的nao桑,写到这里,我又想她了,此刻她正在北京逍遥那(我们那个项目完了她就不上班了),十一以后她就会和她深爱的中国老公回日本去过冬。我得给她打个电话,约他们夫妇一起去吃日本料理,就这么定了,不写喽。

穿黄色衬衫的是nao桑
座在中间是nao桑
看到吗,我们这里那个人都比nao桑像日本人,可我们这里唯一的日本人还就是nao桑
 
此文发表在2002年3月29日《生活时报》‘写字楼’专栏
24     9   2001
未经作者许可,请勿擅自转载。详情见—作者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