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随笔—>喝汤小记









喝汤小记

 

我最爱喝汤,这“毛病”是早在毕业实习阶段的一家香港装饰公司里学的,我学的专业是室内设计,我公司的总设计师是个具有艺术家气质的香港老头子,他姓沈,我们北京人官称他为——沈工。我当时的实习职业是设计师助理,我与沈工的办公桌遥遥相对,我与沈工的接触也遥遥相多。沈工的级别在公司里是除老板之外最高的,所以公司给予沈工待遇也是蛮高的(用香港语说,啊呸,真嗲!)。沈工为人随和好吃好玩又好色,但由于业务一流,老板不敢“干预”他老人家。沈工当时包养着北京的一名三流女歌手,他俩人明目张胆地住在京广饭店的公寓里。我是沈工的助理又与其的爱好性格极为接近,我自然也明目张胆地跟着沈工东跑西颠,在这个过程里,我跟沈工学会了——吃。沈工肯定是吃不惯公司的盒饭,沈工没时间时就去公司外边的粤菜馆充饥,有时间就在公寓的厨房里自己煲汤。我这个小助理也得以常常沾光——与沈老头和歌手姐姐同桌解馋,并在解馋的同时也有个更艰巨的“任务”就是到北京的大食品市场去给沈工买汤料,包括:羊排、牛尾、猪肚、猪蹄、大棒骨、活鸡和活鱼、洋参、冬虫夏草、霸王花、枸杞子、当归、桂圆、百合、莲子、雪耳、大红枣等等等。偏偏歌手姐姐不太馋还懒,我不烦,我乐至呢,我比他老人家更馋之而无不及。偏偏我这人在吃上有悟性还不懒,我一看就会,会了就敢给他老人家亲自煲汤喝,喝得他们俩人特喜欢我,每次沈工从香港探亲回京都给我买一大堆礼物,每次歌手姐姐演出都请我和男友去观看。总之吧;在沈工装饰公司实习的那段时间里,是我初闯社会最地早课堂,在与沈工共事的过程中,不但学会了室内设计的实际应用也学会了吃喝嫖赌抽(不对,赌是学了,但没会,第一次上牌桌就把所有银两输个精光,此后,我便拒赌,开始了情场上的驰骋),更珍贵的是歌手姐姐不但没有因我与沈工的“暧昧”关系而对我产生排斥,甚至在沈工的亲自设计和大力资助中,歌手姐姐自己开了一家粤菜馆她还请我去客串煲汤呢。

这是前话,后话在下边:

最近一段时间,我常常在东四的丽波美容美发城出没,在它附近有一家餐馆叫——来缘居,因来缘居离丽波店距离近,厨子做菜的手艺棒、菜量大、环境佳,那里成了我和店里朋友们的大食堂。来缘居有一款滋补汤叫——洋参乌鸡盅,我几乎每天都去喝一盅,甚至早晚都去喝,甚至举着塑料微波盒去打包,总之,百喝不厌。到不是它的味道多鲜美,餐馆里的汤,总是没有自己煲的浓,更是煲出来的汤因为有进补料在内,总有一股“中药”味,但是要的就是“中药”味,为的就是它的补,什么味道不味道的,喝了腰不酸、腿不软、肾不虚就是目的呗。

喝,还得喝啊。

我消耗这么大,我每天最有滋味的时间是25:00,我游泳从来都是1000米起步,我开车从来都是几十公里一个来回,我逛街从来都是不把钱包里的钱花干净不回家,我,我全他妈的靠——汤,顶着了。

今天,在来缘居喝汤发生了这样一段小插曲;

上午11点,我吃了美容师带来的2个小包子几枚小葡萄,虽不饿,可是缺养分,于是一个人手拿钱包和手机就拐到了来缘居,来缘居里人挺多,我自己找了个犄角的小桌坐下,我桌子对面的大桌子上坐着4位中年男吃客,他们桌子上的盘子落成了山,他们喝的是京酒,他们京酒的空瓶子就摆在我的桌子上,我烦,我最烦京酒这东西,京酒还不如二锅头有味道,可是我总不能一个人再去占领餐馆的大桌子,就是它吧,就坐这里吧,喝盅汤的事,我就别得瑟了。

服务小姐看见旮旯里的我,她认识我,她根本不给我菜单,她说:“还是洋参乌鸡盅吧?”

我说:“是。”

完事了就。

我开始看手机里的储存短信息,我回味着信息中的笑话,我自己偷着乐。

不会儿,我就笑不出来了,余光中我看见传菜小姐,手举托盘端着我的乌鸡盅出现了,但是她在走出灶间的同时,凉菜师傅又给了她一盘水果沙拉。在这个过程中,我始终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她先把放盅的托盘搁在一张空桌子上,而后拿着沙拉盘送到另一桌,回来后,她想都没想的就把乌鸡盅放到我对面的那4位京酒食客桌上。凭直觉,我断定她放错了,因为点京酒的人一般不点盅。小姐将盅的盖子掀开转身就走了。那4位食客看到送上前来的盅,先是疑惑了一下,而后其中一位说:“这是什么?咱们没点这个吧?”

另一个说:“没有,管它呢,是她放错了。”

我当然知道那盅是我的,可是我不言我不语,我没有道理跟别人争吃喝,更没有必要诈唬猫儿,我到要看看这场刚开始的“戏”如何继续下去。

这时,那传菜小姐又突然出现了,她迅速把盅从那桌子上端起来,说:“对不起,我放错了。”而后举着盅就放到我桌子上了。

我看一眼盅内货色对她说:“小姐,请把它拿走,我不要。”

“怎么?”小姐竟然一脸无辜。

“你从别人桌上拿来,再放到我这里,这盅的盖子还在对方桌子上呢,有你这么做的吗?”我心平气和地说。

“哦,对不起,我给您换一盅。”小姐将盅端起来回到灶间消失了。

呵呵,直觉再次告诉我,她并没去换,她肯定是站在我看不见的地方歇息了一小下,并重新拿了一个新盖子来糊弄本官。她,她又人模狗样地出现了,在她把盅摆到我的面前时,还特地把新盖子着重掀得高高地,她说:“请慢用。”

我再次看了一眼盅内,肯定了一下自己的判断说:“我不用,请你们老板来。”

小姐挺横,她说:“叫老板干什么?”

我的火儿开始冒儿了,但我有证据,我即刻压了一下火儿说:“刚才我看见这盅汤上飘着2枚红枣一片葱叶,你看,你自己看看,这是什么?”我指着盅内的2枣1葱,我又要乐了,小家巧儿还想玩玩老家巧儿不成吗?翻天了不是?!呵呵。

“啊!”小姐当时脸都白了,傻眼了不是。

对面桌子的4位一直在回头看着我们,这时,老板不请自来了。

老板是一位胖呼呼的风韵大姐大,她反应多快啊她,她肯定早在暗中看到我们这一幕戏了,她把小姐手中已经端起来的盅又放到我的桌子上,老板说:“小姐,我把这汤就放在您这里,再叫她给你重新拿一盅来。”

我还能说什么,这老板太会做事了,真地道!

小姐去了,老板竟坐下对我说:“看,真不好意思,我一步盯不着,少句话就出这事,抱歉,我让她去给你拿新的。”

“谢您,换了就成了,刚才那盅里都有对面桌人的吐沫腥儿子了,我怎么喝啊,哈哈,真恶心人。”

“抱歉,抱歉,这是我的名片,以后你再喝汤,可以直接打我们店的电话,我让后边给你煲好,你来了直接就能喝了,不用等。”老板掏出名片给我。

洋参乌鸡盅第三次出现在我面前了,因为有刚才那盅汤在桌子上当“陪衬”,这次的肯定是新的了,但是不知那小姐有没有记恨上我在后边偷偷往盅里吐吐沫之类的行为?管它呢,不干不净吃了没病,眼不见为静。

喝汤吧!

谁让我馋呢,谁让我没时间自己煲呢。

以后我还去呢。

我有喝汤的瘾,我还有观察事物的瘾,没辙,我就是这么个人儿。

       
28       8      2003
未经作者许可,请勿擅自转载。详情见—作者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