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随笔—>感悟极品(哈根达斯)









感悟极品(哈根达斯)

  极品?自不必罗嗦,球上人都知道,说俗了就是好东西。

那么哈根达斯?

是美国的一个冰激凌的牌子,它是续美国31种冰激凌后进军中国市场的又一洋玩意而已,没什么神秘。但是,上周四(2001.9.13)的下午我在网上闲逛,误闯进哈根达斯的网站,仔细看来,竟胃口大开,垂涎欲去。难怪,人家是这样介绍给中国父老听的;哈根达斯是冰激凌中的劳斯莱斯乃冰激凌之极品、口感上乘、品种丰富,即非球式零点,而是以点菜的方式将冰激凌的美妙呈献给食客┅┅

嘿!食欲来了!

哈根达斯这玩意我还真没吃过,只是偶尔听说它的价格不菲,我也没在意。

上了哈根达斯的网,看了哈根达斯的介绍,我动心了,决定下班就去吃,什么菲不菲的?一个冰激凌能贵到那里去?混了这么多年了,我还不至于吃不起冰激凌,虽说它是什么牛逼极品吧。

不怕大家见笑,我,绝对是一个吃主儿,哪有好吃的东西那里就会留下我的倩影,我可以为了吃,放弃一切长途跋涉赴汤蹈火全神贯注聚精会神。

目前风光的节目主持人多了,我最羡慕《八方食圣》中的馋丫头,拍一期节目可以转N家餐厅,免费大撮特撮不说,对方还得找来最好厨子侍候着,多爽呀!

让我也来爽一爽喽,决心已定,只待下班时分。

此时的我已经是人在office心在哈,恍恍惚惚入了境。

对了,一个人去吃凉呼呼的冰激凌总不太妥,必须找个伴儿同去。约个年轻异性自然最美妙不过,但是哈店对我来说人生地不熟,外一同食的小伙贼心上来,抱着:“吃丫的!”心里,拣着最贵的胡乱要,钱是身外之物我不在乎,怕的是影响佳境扫了哈兴,对不起老美。

想了一下决定约她。

关于她在这里我要多写几行字;她叫王黎芳,是我前一家公司的同事,当时我俩的办公格子比邻,但平日接触并不多,因为她是英文翻译我是设计师隔行如隔山。某天早晨,我由于迟到,便汗淋淋匆忙忙直眉瞪眼直冲我的格子而去,这时我看见她低着头弯着腰弓着背右手却伸向她那最底层的电脑桌抽屉里,嗯?此时,她猛然抬起眼,一只似乎要伸出的右手由于看见我的缘故马上僵在抽屉里不动了,样子怪怪的。在这一刻我俩似乎都定在原地不动了。

“李上,你,你抽烟吗?”她的声音很小心。

靠!这可问着了。我抽烟吗?太抽了!我心答,但竟她用这么个方式一问我到不知咋说了:“你,你什么意思?”

“我这儿有盒万宝路。”哈,原来她在“偷偷摸摸”的掏烟呢。

“抽!”我太高兴了。要知我是纯种的烟民,也就是应了外人评论画画的人那句话;‘画画有几个是正经人,吊儿郎当的,连女的都抽烟。’可是,我混入“正经”公司后,却常见公司里的男同事三三两两的结伙在楼梯口过瘾,极少见女同事入伙。为了平息自己的烟瘾维护白领形象,我在上班时间绝不带烟,实在上瘾了,便嚼块绿箭搭搭茬,以致我的纸篓里堆满了绿纸和橡胶。

“我也抽。”她笑了,这才把手伸了出来,恢复了正常样儿,我看见她手里那熟悉的红盒子,真是舒服之极,喜不堪言。

“去那里?”

17层卫生间吧。”(我公司位于9层,哈哈哈,不说您也知道为什么。)

OK! OK!

……

就这样,至今我俩虽已都不在那家公司混了,但是友谊如初,交情甚笃。

现在她谋职于美国某著名公司中国办事处,任中文翻译兼总经理秘书,且她貌靓条顺气质佳,又和我有很多共同的小资爱好,所以我工余时间去玩耍一般多喜约上她。

以下就是我俩的电话约定记录;

“臭臭(她的妮称),下班有事吗?”

“干吗?

“知道哈根达斯吗?”

“废话!”

“吃过吗?”

“还真没有。”

“想吃吗?”

“想呀。”

“那咱们下班去吃吧。”

“好呀,好啊。”

“就这么定了,下班你就来找我吧。”

“好,去那里吃?”

“我刚上网看了……

“哈根达斯还有网站呢?快,告我地址。”她接的太快。

www.haagen-dazz.com

“我看看,我看看啊。”

“哎呀,我早看了,北京有三家店,国贸一个、国际俱乐部边上一个、盈科中心一个。”

“那去哪家?”

“国贸肯定贵吧,可能还收服务费,盈科在那里?我不认识,就去国际俱乐部边上那个吧。”

“好吧,好吧,老板在呢,我先挂了。”

大约在晚上605,臭臭准时出现在我公司门口了,她穿了件粉色的中式旗袍小裙,与她那张轮廓很现代的脸及白皮肤搭配成一种中西合璧的婀娜美,我想白天她端庄的坐在美国公司的异国环境中,周围之人皆是黄毛、灰眼、蝴蝶斑、领带、西装、臭胳肢窝。而她黑发、黑眸、玉手镯、粉旗袍,多美的中国女子呀,准让老美看傻眼,甘心拜倒在她的绣花鞋下。

7点整,我和臭臭就到了位于国际俱乐部北边的那家哈根达斯甜品屋。这家店的门口有三四个街边散座,上边已坐满顾客。进得门去,店左边是一排散装的冰激凌柜,右边就是装修考究的进食区。我在散装柜前来回巡视了一番,见冰激凌的品种并没有我想象的多,大约10来种的样子,还不如31种冰激凌有31种口味可供顾客选择。但是柜台上的一个小牌子到引起我的好奇,牌上曰;“本店免费为顾客提供一个小时的干冰,每超一小时加5元。”干冰?听着耳熟,可概念模糊。

这时领位小姐才对我俩说:“请问您二位是买外卖还是在本店散点?”大概人家看出我俩探头探脑、贼眉鼠眼、稀里糊涂,过来指点一把。

“散点。”

“请跟我来。”

我们被带到最里边的一张双人桌前,桌后是绿色的植物,桌旁是一面用镜子覆盖的墙,使本身不大的店面显得很生动。我和臭臭相对落座,由于位置靠后,正好给我一个纵览全店机会。我见店内顾客已有九成之多,服务生来回窜梭好不忙碌。我环顾别的桌位,见人家刀、叉、勺、碟、杯的摆了一世界,好不热闹。

“这是吃冰激凌的地方吗?怎么跟西餐厅似的。”我问臭臭。

“嘻嘻,不知道。”

一位男服务生手拿菜单规规矩矩的站过来,“小姐,现在点吗?”

“可以。”臭臭说,大概她饿了,据她说美国人中午几乎不吃什么东西,就喝一杯咖啡吃点小饼干,也许她也被传染上了这洋毛病,所以晚上一下班就跟饿狼似的一见吃的东西就两眼放光。

服务生递给我俩一人一份菜单。

我并没看,想着干冰那事,不行我得问问,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外界在我心中画问号,你想想一个形状似鱼钩的小东西在我的心里老这么弯弯着多难受呀。“先生,什么是干冰?”

“喔,小姐,干冰就是固体二氧化碳,其温度为零下二百度,手碰到它时间长了就会冻伤。本店免费为买外卖顾客提供一个小时的干冰,每超一小时加5……

“是这样啊。 臭臭也放下菜单瞪大眼睛听呢,看来她也是才弄明白干冰这事。

“哦想起来了,好像上中学时在化学课上学过。”我这才翻开菜单。

顺便加一句,关于干冰我在第二天上班时“考查了N位男同胞,他们都对此物熟悉无比,解释的比那服务生还透彻。反之,考查N位女同胞,她们则和我一样,“干冰?是什么来着?耳熟啊,怎么想不起来了,你知道吗?”可见男女有别,化学是理科无疑,男人就是比女人更适合学理科,而女人在中学时不一定比男人笨到那里,但随着岁月的流失,女人的智力渐渐被感观所占据,科学呢早就抛在脑后见鬼去也!

搞清干冰之后,我和臭臭开始翻看菜单,由分着看转为合着看,单上清清楚楚的写着各款冰激凌的名字价格并配有精美图片。看那名;情迷黑森林、心花怒放、天生一对、心心相印、给我至爱、海滨椰风……眼花缭乱的,反正都没吃过,最后我们根据图片的渲染,以视觉的角度,我点了一份天生一对,臭臭点了一圣代杯,我们合点一个500克的冰激凌蛋糕名曰;心心相映。

服务生下去后再回来,便在我俩的面前各摆了一个平碟一付刀抢剑戟(刀、叉、勺)、餐巾纸、两杯柠檬冻水。

首先上场的是天生一对,只见硕大的平碟中央趴着三个标准的冰激凌球,球是由三种口味三种颜色组成;棕色球(巧克力)粉色球(草莓)白色球(椰子),每个球上边浇有巧克力沙司和五颜六色的糖屑,球的两边各有半截鲜香蕉点缀。没了,这就是天生一对,要是让我起名,我就叫它是围城中的三角恋。

其次上场的是圣代杯,只见一大号高脚杯,杯中是蓝色的波士兰橙酒,酒液托起一球白色的冰激凌,球上顶着一枚红樱桃,美其名曰;海岛椰风。我觉得叫鬼血公主更恰当。

最后上来个大家伙,便是今晚我们的要吃的重头炮;冰激凌蛋糕——心心相映。它的样子呈蛋糕状,基本色为奶白色,敷以各种杂色小点缀,上插一面哈根达斯小旗帜(牙签为杆纸做旗)就是了。我没看出那个心和哪个心相映的意思,到觉得它像个卡通人的帽子,小孩子看了一定特激动。

东西上齐了,我们便开吃,刚吃的时候,我俩没话,心思全在哈根达斯上呢,吃了一小会儿,臭臭看我;“你觉得怎么样?好吃吗?”

我喝了一口柠檬水,“一般,还不如31种好吃呢。”

“嗯,我觉得也是。”她也喝了口水。

真甜,甜让我们怀念香烟,但是此店是无烟店,我们只好忍着,以水代烟。

因为哈根达斯冰激凌并没我想象的那么好吃,于是我的老毛病又犯了,开始走神儿。我注意到在进食区落座的全是中国人,而在柜台前买外卖的几乎全是老外,也许老外更习惯用干冰把冰激凌抱回府,坐在沙发上听着中国评弹喝着长城干红拥着中国美媚暗暗的静静地体会独自的那份浪漫吧。

我还注意到坐在我左前方的一对情侣,他们的年龄大约在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衣着也没什么特别,只是有两点给我留下颇深的印象,其一就是他们在吃的时间里,始终手拉着手,直至我和臭臭离开时也不曾分开——真腻。其二就是那个女的长得太美了,真的很美,我都不知用什么词儿来形容她的美丽了,她的形象大概是这样的(因为的她的惊艳之美我甚至忘记她的穿着);很白很细的皮肤、黄色的头发(肯定是锔过)、不大不小的杏眼内含许多情水、小而翘的鼻子、尺寸刚好的嘴唇、饱满的额头、细长的脖颈,因她是坐着的看不出身材,只看出她的波不小,挺挺的。在这里我又要写点题外话了,我虽然是女人,但我好像一生下来就没有“嫉妒红颜”这根筋,这算是我的优点吗?我不知道。反正我知道有很多女人最嫉妒长得好看的同类,什么;狐狸精、臊货、小妖精、野鸡、浪种、养汉精等都是嫉妒红颜的女人送给美丽女同胞的恶词,其实我一直把这堆词是看做是褒义的。狐狸精和野鸡多美呀!美丽的东西多好看呀,要是全世界的女人都长得跟狐狸精和野鸡似的这世界将多可爱呀,且比满世界歪瓜劣枣强吧。顺便说明我可不是同性恋者,帅哥我更爱看,比看靓女还来劲呢。可惜那对情侣中的男人实在是相貌平平不值我多费墨水,是什么魅力让他身边的这个美丽女子服服帖帖、踏踏实实、嗲声嗲气、柔情似水的拉着他的手?是有钱?是有才?是活儿好?不知道,我也管不着,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看看而已,和我无关。

还是继续哈根达斯这话题吧。

吃到最后,我始终没找到什么极品的感觉,只是记得那个叫心心相映的冰激凌蛋糕还算有点特色,它是用朗姆酒加葡萄干加奶油调制而成的,有种我喜欢的洋酒味道,还算不错吧。别的就只剩下——甜,腻这两个字眼了。

“我怎么想吃辣的了。”臭臭说。

“我也想,有点腻了。”

“走吧,去东直门吃麻辣烫得了。”

“行,好主意。”

我叫来服务生结账,在此把账目公布于众;天生一对68.00, 海岛椰风圣代杯45.00,心心相映冰激凌蛋糕(500g)168.00,合计281.00元。好在柠檬水是免费的,不然我们这小小一顿冰激凌餐的费用都够下岗工人吃一个月的了。

出得门来,我和臭臭都迫不及待的想吸烟,于是,我俩就落座在国际俱乐部路边的铁艺街边椅上喷云吐雾。路边常有外国友人从我俩身边走过,各个步态轻盈抒缓,此刻身为中国人的我也倍感舒畅,想想两天前美国的那场灾难,谁还有心思往地球那边跑,就呆在这里就呆在中国吧,这里虽没有110层的摩天大厦,但它有和平它有安定它有冰激凌。大家不妨这么想一想,您到中国来,花着廉价的人民币,吃着美国的冰激凌,坐着日本的小卧车,穿着法国的名牌衫,住在清朝遗老们留下的四合院里体味时尚和传统,感受和平和安定,多享受啊,“打开国门,剥去恐怖战争,脚步轻盈踏破尘的张扬,暖暖秋风沐浴那明天安宁的时刻,用我温暖的目光迎接你从昨天带来的惶恐,来吧,来吧,相约北京,来吧,来吧,让我们相约北京……”我把王菲和那英共同演绎的那首《相约1998》的歌词给改了。

吸烟完毕,我俩立马赶东直门奔着小洞天而去,用“赶奔”这两个词您还这真别觉得邪呼,因为在哈根达斯店虽然没少吃没少喝,但出来后感觉竟是没着没落的,确切地说就是甜大发了却没吃饱。

到了小洞天,我们要了一锅纯粹的麻辣汤,并点了数半盘涮菜(我一直热爱小洞天,它是24小时服务不说,还允许客人点半盘菜,这就特对我这个吃饭没点儿,饭量不大又特馋啥还都要尝尝之人的胃口),外加一大杯冰镇扎啤(因我开车,少来为妙),可乐雪碧一定要杜绝,一点甜的东西都不想沾。

吃完一结账差点没惊着我俩以为听错了,于是我再次问小姐:“多少?!”

59.00呀,给您单子自己看。”兴许小姐心里还在暗骂我俩抠逼呢。

“不看,给你60.00别找了。”

在小洞天吃麻辣烫还就这价,我们又不是第一次去,当时惊着我俩的原因是和哈根达斯冰激凌比较的。

一顿中国四川风味的正餐,才花去人民币五十九元,而几样进口冰激凌竟花去人民币二百八十一元整。这是什么道理呢?

对了,想起来了,这就是极品的道理吧。

哈根达斯不就是冠以极品的招牌向大家要钱的吗,它说;“我是极品,我是极品。极品就是好东西,极品就要花高价。”

那么我又想了,要是把麻辣烫也冠以极品的招牌,会咋样呢?好像还真不妥,因为麻辣烫是大众食品,大众乃为凡人,凡人吃的东西无非是羊肉片、牛百叶、猪腰子,豆腐、粉条、蒿子杆……大众可不能每天以美国冰激凌为食,偶尔吃一两次玩玩得了。所以呀,结论就来了,极品是让“物以稀为贵”给懵的,那里有真正的极品?

我他妈的就不信了,面粉有极品吗?猪肉有极品吗?小白菜有极品吗?大蒜有极品吗?

要有也会是这样的;

面粉的极品是把面磨成银粉,蒸出的馒头各个是银子,包出的包子象灯泡。

猪肉的极品是恐龙肉,反正恐龙是啥样谁也没见过,就往猪肉里注水吧、染色吧,怎么稀有怎么整。

小白菜的极品是把它种植成大树,以后凡是上市场上买极品小白菜的顾客一定要这么对售货员说:“您给我拿棵极品小白菜,我是开着130来的,我妈说准备让我们吃一冬。”

大蒜的极品是把它的臭蒜味通过科学家的努力变成CD香水味,以后您在吃饺子吃面条时就大可不必忌讳什么了,可以高亢的对做饭的那人说:“拿大蒜来,吃完饺子我正好要去见客户,就着大蒜吃,没准人家还以为我是法裔呢,说话都能喷出香水味来。    

18    9    2001
未经作者许可,请勿擅自转载。详情见—作者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