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随笔—>读书的感受及其它









读书的感受及其它
< 一 >

我喜欢看书及收藏书,我是除了武侠书什么书都买什么书都看什么书都借。

书是我生活中不能缺少的。

我还有一个毛病,就是睡觉前一定要看点什么带字的东西,不然就失眠睡不舒服,什么报纸杂志小说甚至是物品使用说明书也得看够了才会去做梦,我不喜欢在睡觉前躺着看电视和碟,这样会越看越精神,看字就不一样,看字催眠。

我看书的场合当然不是仅仅局限在床上,我包里有书、车的后备箱里有书、办公室抽屉里还有书,只要在没有事的场合我都会用看书来打发时光。并且我看书没有规矩,坐着看书的机会很少,躺着看依着看暗着看明着看在网上看,我是怎么毁眼睛怎么看,嘿嘿,老天知我爱字对我特好,我的视力一直就是1.5,我这辈子没有近视眼镜这玩意,下场我知道就是老了要戴老花镜,戴就戴呗,戴了我还是要看,入土时就要书做陪葬好了。

是谁说的躺着看书毁眼睛?是谁说的老看电脑屏幕视力减退快?是谁说的近视眼遗传?我基本是躺着看书时间最长,我从95年底就玩电脑,我们家照全家福全是大四眼(爷爷奶奶老爷姥姥父亲母亲叔叔大爷姨妈姨父哥哥姐姐嫂子姐夫弟弟妹妹侄子外甥全戴眼镜),就我一个不戴眼镜的,就我一个从幼儿园到今天还能看见视力检测纸上最小E字母的上下左右。

邪性了吧,天意呦。

看书的习惯当然是和家庭有直接的关系,我父亲不趁别的就趁书,从一出生我就是撕看着父亲的书玩大的。后来父亲跟我说,在我儿时最怕我动他的书,我的小爪子一挥舞他就抱着书离我八丈远。记得在我离开父母家单独居住时,父亲说:“我没别的送你,你要搬就搬我的书吧。”那好嘿,书是我最喜欢的,知女莫如父,搬!我是给了鼻子肯定就上脸。于是我找人找箱子连夜装箱捆绑,把父亲的书全都归了包。第二天,我找来搬家公司就把书运上车,我的新家位于楼房的4层,我站在新房中间指挥着搬家公司的师傅放这儿挪那儿,这时一位背着用洗衣机箱子放着书的师傅进得门来,我见他大汗淋漓弓着个腰非常吃力得样子,眼看他就要把箱子扔在地上,赶忙高喊:“师傅您稍等,我拿个椅子过来您把箱子放在椅子上。”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扑通一声,师傅就泄了气,把一箱子书扔到了地上:“不行了,不行了,真对不起小姐,我实在没劲了。”

再看那洗衣机的破箱子早已撕裂开来,一箱子书全都暴露在了地上。

“啊?!这真是书啊?”师傅惊呼道。

“我不是跟您说了吗,这些纸箱子里装的都是书啊。”我重复道。

“我的天哪,我在这家搬家公司都干了3年,还没搬过这么沉的东西,我还以为你懵我呢,一直猜想这纸箱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玩意?还真是书啊。”师傅擦着汉喘着气。

“看见了吧,没骗您吧,书是最沉的东西了,要不是这箱子让您给弄散了,您亲自看见了,您还以为我搬运军火呢吧?”

“呵呵,还真是,刚开始我还真不信这纸箱子里装的都是书,您怎么有这么多书啊?”师傅蹲下来翻看着地上的书接着说:“您家是卖书的吧?”

“不是啊,您看我这样子像书贩子吗?都是我家祖传的书,还有新买的书,自己看的。”我对师傅解释。

“可了不得了,您准是大作家吧。”师傅立刻对我肃然起敬。

“哈哈哈哈哈,我是作家的小蜜,这年月谁还稀罕当作家呀,傍大款来钱多快啊。”我和师傅逗。

师傅又立马换了嘴脸:“给咱来一大杯水喝口儿,得歇会儿,累死我了,有烟没?”

当天,因为搬的多半是书、因为天气炎热、因为4层没有电梯,结果是我请掉了一包红塔山,被师傅们喝光半桶纯净水,用掉一摞一次性口杯,外带结账时工头多要了我60元小费。

书多,已成为我家一景。(还有碟多、照片多、锅碗瓢盘多、海报多、衣服架子多、化妆品多、鱼缸多、花多、草多、蚂蚁多、垃圾多。)

未经作者许可,请勿擅自转载。详情见—作者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