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短篇小说—>咱俩都渴



【目录】
   

咱俩都渴 < A >

上午十一点我才醒过来,但并没有下床的意思。昨晚一口气将《乔治·桑传》匆览了一遍。我喜欢读传记书,尤其是艺术家传记,诸如《海明威传》《凡高传》《邓肯传》《伊莉沙白·泰勒传》都写的那么真实而丰富,读着也带劲,不像小说,胡编一个点儿,我也能写何必看别人的。乔治·桑是法国女作家,在学校的时候我读过她的《安蒂亚娜》至今已没甚印像,而她的生平到很吸引我。她与丈夫分手后,先与诗人廖塞开始了“威尼斯之恋”接着又与音乐家萧帮演义了“马约卡岛之恋”同李斯特有过恋史,诗人海涅也曾爱过她,画家德拉克鲁瓦在她家中有个画室,福楼拜称她是:“我亲爱的妈咪。”

而我呢?

歌手;

歌手这个职业也算得上是艺术家吧。

但只要一想到自己的近况我就喘不上气来,我甚至不能侧卧,仰面躺好直盯着贴在天花板上的一张抽像画印刷品,此画我以前没太注意,似乎今天才看出作者的寓意。直到看花了眼方才下床进卫生间,在刷牙的时候无意瞥见墙上的挂历,“呦,都二十六岁了。”我愣了会神儿。

嘴上挂着泡沫来到镜前;我老了、憔了、沉了,听众还会喜欢我的歌吗?

我的眼睛湿了。

手机响起来,分散了我的注意力。过去,我的手机几乎没有静的时候,每天都需要充电。现在机叫声越来越少,所以我开始珍惜它。拿起来一看是妈妈,赶快接通:“是我。”“……”“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 “……”“我这就过去。”

刚挂机,它又叫了,我没接。回到卫生间将口中的泡沫漱净,没有上妆,揪下一条晒在衣架上半干的黑色丝袜把长发拢到一起,带上门下楼。



未经作者许可,请勿擅自转载。详情见—作者声明